莫斯科鼠疫诱发人民暴动,女皇严厉抗疫,或许跟无政府主义有关?

这三年瘟疫肆虐全球,新冠之外,猴痘病毒也在全球肆虐了一个多月,四千多人被病毒感染,亚洲也出现了病例。这让人不禁想要回顾历史上的瘟疫,1771年在俄罗斯爆发的一场瘟疫大流行,引发了一场席卷莫斯科的暴动。暴乱为何发生?叶卡捷琳娜女皇又为什么要派遣心腹重臣控制疫情?

一、伴随战争而来的鼠疫

俄罗斯帝国在彼得大帝时期,曾经遭受过鼠疫的侵扰,数十万无辜的人民因此罹难。伴随瘟疫而来的,是国力的削弱和人民不同规模的暴动。为了巩固政权,彼得大帝在帝国的边境到腹地之间设立了岗哨和检查机构。这种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效,鼠疫在俄罗斯的蔓延得到了遏制,彼得一世的政权也得以巩固。

十数年后,叶卡捷琳娜二世发动政变,推翻了丈夫的皇位,自立为女皇。她一方面继续沿用彼得大帝时期的政策,加强俄罗斯的中央集权;另一方面积极向西欧学习,力图将俄罗斯各方面都推向“文明化”。因此,叶卡捷琳娜二世统治初期,俄国表面上在“欧洲化”的道路突飞猛进,社会各界一片“欣欣向荣”。然而,问题往往都隐藏在表面的平静之下,一场袭击首都的疫情正悄然来临。

1771年,在俄土战争前线的俄罗斯军队中爆发了小规模的瘟疫。这场疫情的源头是什么呢?谁也没想到,缴获的战利品和购买的土耳其物资上竟然带有病毒,不少士兵中招倒下。之后,一名从前线退回莫斯科医院的军官,也被发现感染了鼠疫病毒,这原本只是个例,但医院迫于上级的压力,将这一消息隐瞒了下来。此举直接导致疫情在城内失控般地传播。

在疫情传播中,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,医院也密集中招了,整个医院的27名医护人员中,有22人死于瘟疫。

不仅如此,瘟疫还开始向医院附近的纺织工厂扩散,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,130名工人因病而死。直到有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,俄罗斯当局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于是下令关闭工厂,遣散工人,防止新的聚集性疫情爆发。

然而,一切都太晚了,这场鼠疫不可避免地在莫斯科城区内爆发了。

二、瘟疫大起义

1771年7月,瘟疫的扩散到达峰值,每天都有超过1000人死于鼠疫,得病者更是不可计数。萨尔科夫元帅坐镇中央,统一指挥;叶罗普金将军负责具体落实防疫政策,不允许任何人出入莫斯科城。

其实,此时的沙皇政府依旧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,仍然没有采取严厉措施遏制疫情。

疫情的消灭,需要人民的理解和支持!然而,对当时的莫斯科居民来说,仅仅是隔离、消毒、处理尸体等常规措施,都让他们难以理解。他们只觉得疫情是上帝降下的惩罚,是对女皇连年对外征战的警告。数千人不顾禁止聚集的命令,自发到瓦尔瓦拉门前向圣母像祈祷,希望在玛丽亚的庇佑下,上帝能原谅俄罗斯人的错误,尽快收回自己的怒火。

可惜,瘟疫就是瘟疫,它不会因为信仰的虔诚而收起吃人的獠牙。因为几天的聚集祈祷,疫情蔓延的趋势进一步加强,隐隐有难以控制之势。叶罗普金将军迅速告知主教阿姆夫罗西,让他采取措施防止群众聚集。为此,阿姆夫罗西决定收回圣母像,并封存了群众的募捐箱。没想到,这一举动彻底惹恼了饱受瘟疫折磨的莫斯科群众。他们认为,这是政府不敬神灵的举动,还认为大主教中饱私囊,试图私吞捐款,大发国难财。愤怒的群众积攒已久的不满情绪如干草遇上烈火,一场席卷莫斯科城的起义发生了。

1771年9月15日,愤怒的群众喊着“夺回圣母玛利亚”的口号,冲进瓦尔瓦拉教堂和修道院。直接参与起义的群众超过1万人,主要是那些因为疫情生活艰难的工厂工人等底层群众。这些愤怒的人们,手持火把、棍棒、农具,将瓦尔瓦拉教堂洗劫一空。

得到消息的阿姆夫罗西大主教早早躲了起来,但是人们的怒火未得平息,他们一定要找到这个“撒旦主教”。次日,藏在顿斯科伊修道院中的大主教被揪了出来,拖到墙边,起义群众对他进行了公开“审判”。起义者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安德烈率先发难,用木桩击打大主教。其他群众见状一拥而上,对阿姆夫罗西大主教进行了长时间的殴打,将他活活打死。

随后,起义军又在莫斯科城内大肆破坏,数量也在不断增加。医院、检疫所、贵族庄园都遭到洗劫。有的起义军甚至准备赶往克里姆林宫,冲击这个沙皇政府的统治中心。局势越发严峻,叶罗普金将军临危受命,带领仅仅1000多人的部队,去镇压数万起义军。虽然政府军人数少,但是动用了火炮等大型热兵器,也毫不顾及群众的生命,以铁腕手段在几天之内就平定了起义。此次动乱虽然持续时间不长,但是规模较大,而且发生在内有疫情、外有战争的特殊时期,还直接爆发在首都,造成的经济、政治和对防疫的破坏,是难以估量的。

三、防疫举措与沙皇心性

起义被镇压后,远在圣彼得堡的叶卡捷琳娜女皇为了稳定局势,防止新一轮的暴动,命令心腹格里高利·奥尔洛夫伯爵前往莫斯科主持大局。

奥尔洛夫到达莫斯科后,首先召开审判,处决了100多位叛乱者的首脑人物,并拆毁了起义军的据点。随后,他开始着手应对疫情的蔓延。他询问主治医生:“在莫斯科繁殖的致命疾病就是所谓的瘟疫吗?人们是通过空气还是通过接触受感染的人感染的?什么是最可靠的预防方法?是否有任何,以及什么方法可以治愈被感染者?”在得到了准确的信息后,他下令建立专门的隔离医院,并大幅度提高医务人员的待遇。奥尔洛夫在莫斯科设立了27个隔离区,并在全国招募防疫工人。他给出的价格是男工人每天15戈比,女工人每天10戈比,相当优厚。并且,他还发放补助鼓励民众主动隔离,已婚者在隔离出院后可以领取10卢布的奖励,单身男子可获得5卢布。

这些政策远比直接下达禁足令有效,莫斯科居民纷纷主动隔离,减少外出,疫情的蔓延趋势很快就得到了遏制。到当年的12月,只有805人死于鼠疫。肆虐莫斯科半年的疫情宣告结束,奥尔洛夫伯爵也得到了女皇极高规格的礼遇。

为什么女皇突然采取严厉措施?格里高利·奥尔洛夫这样的心腹重臣又为什么会被派遣去控制疫情?根源还是沙皇的心理。叶卡捷琳娜二世虽然是外邦人入主俄国,但却十分清楚俄罗斯民族性格中的矛盾性。俄罗斯民族既是最能忍耐的民族,他们可以忍受沙皇的各种专制政策,在痛苦的环境中苟活;但他们又是最激进的民族,虚无主义、无政府主义都在这里有肥沃的土壤。正由于此,俄罗斯人民一旦发生暴乱,如果不及时遏制和控制,将会形成席卷全国的大暴乱。一百多年前的混乱时代已经证明了此时。因此,与其说叶卡捷琳娜二世是为了遏制疫情,不如说是为了遏制住人民暴乱的心魔,消解他们形成对政权的威胁。

文史君说

1771年蔓延于莫斯科的鼠疫,由于沙皇政府最开始不合理的政策和群众对防疫的不理解,造成了一场席卷全城的大起义,带来难以计数的破坏。但是,由于奥尔洛夫伯爵科学而合理的政策,疫情很快得到控制。这一切不但反映出俄罗斯遏制瘟疫手段的高效性和科学性,也反映出俄罗斯民族“双重性格”的特点。这种双重性、矛盾性以及对政权的控制,才促逼着女皇采取严厉的措施,遏制疫情。

参考文献

Артюшенко М. В. \"...Достойный его имени\" : о памятнике архиепископу Амвросию (Зертис-Каменскому) в Донском монастыре // Московский журнал. История государства Российского. — 2015. — № 2(290). С. 38-45.

Бабинцева Екатерина Алексеевна, Пономаренко Людмила Васильевна. К вопросу об истории формирования санитарной и природоохранной деятельности в России в XVIII В. // Genesis: исторические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. 2019. №12.

(作者:浩然文史·史海寻珍)

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本文所用图片,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,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,谢谢!

浩然文史是全博士团队文史科普自媒体,全网主流平台文史类优质作者。让专业的历史更有趣,让有趣的内容更有深度。古今中外,考古文博,更多内容请关注我们的同名公众号(id:haoranwenshi)

posted on 2022-07-07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栏目导航

中福快3平台,中福快3官网,中福快3网址,中福快3下载,中福快3app,中福快3开户,中福快3投注,中福快3购彩,中福快3注册,中福快3登录,中福快3邀请码,中福快3技巧,中福快3手机版,中福快3靠谱吗,中福快3走势图,中福快3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中福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